首页

“茶语者”诉说茶史茶人茶事

  《茶语者》一书自出版以来,受到读者尤其茶界朋友的广泛喜爱。《茶语者》第四部分“茶之器”向读者讲述了一百把古茶壶的故事,彩色图片与简短精妙的文字相互辉映,妙趣横生。这一百把古茶壶是吴明远先生一家人数十年倾心倾力倾财收集,他们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对茶壶的痴爱并不停留在占有、升值与把玩的层面上,而是抱着深切的爱心藏壶、护壶,最终将这一百把茶壶无偿捐赠给了茶叶博物馆。

  日前,茅盾文学奖得主王旭烽的新作《茶语者》出版,其赴广州举行慈善签售活动。

  记者获悉,该书被列入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并列入作家出版社“中国文学创作出版精品工程”。在广州签售暨读者交流会活动上,王旭烽女士与读者及媒体就《茶语者》一书进行交流分享,此次活动及后续义卖所获版税将捐给广州市残疾人联合会。

  王旭烽是著名茶文化学者,央视热播大型茶文化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的总撰稿,其描写茶人生活的长篇系列小说“茶人三部曲”之《南方有嘉木》、《不夜之侯》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在《茶语者》这本书,王旭烽将数十年来沉浸茶世界、痴迷茶事、致力于茶文化的探寻与研究的感悟、心得、故事一一道来。全书分“茶之史”“茶之事”“茶之人”“茶之器”四个部分,系统地从茶的发现、栽培、加工、营销、品饮、传播种种,使博大精深的中国茶文化得以在书本上集中呈现。

  《茶语者》一书自出版以来,受到读者尤其茶界朋友的广泛喜爱。《茶语者》第四部分“茶之器”向读者讲述了一百把古茶壶的故事,彩色图片与简短精妙的文字相互辉映,妙趣横生。这一百把古茶壶是吴明远先生一家人数十年倾心倾力倾财收集,他们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对茶壶的痴爱并不停留在占有、升值与把玩的层面上,而是抱着深切的爱心藏壶、护壶,最终将这一百把茶壶无偿捐赠给了茶叶博物馆。

  这种善行义举不仅仅发生在书中的人物身上,本书的作者王旭烽老师同样以行慈善为己任,《茶语者》的全部版税都将捐给残联。在此之前,王旭烽已经捐出过《瑞草之国》与《玉山古茶场》的版税。她认为自己一个人的版税虽然微薄,但身体力行,多少能够为残疾人的精神生活起到一点作用。

  王旭烽是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浙江平湖人,1978年至1982年,就读杭州大学历史系,毕业任教于杭州第十四中学。后任职于浙江省总工会,中国茶叶博物馆,浙江省作家协会等。主要作品有《茶人三部曲》(《南方有嘉木》、《不夜之候》、《筑草为城》)、《茶文化通论》、《饮茶说茶》、《走读浙江》、《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其中《茶人三部曲》中的《南方有嘉木》、《不夜之候》获中国茅盾文学奖。

  以茶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很多,但以茶人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却就不多见。王旭烽是我国第一所茶文化学院的老师。评论指出,“从茶文化角度去品读她的作品,那是茶界最大的快乐。因为,她代表了茶界人士在中国的最高文学殿堂夺得了应有的地位和尊荣。”

  王旭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开始将茶作为笔下对象,也是不经意的,犹如你实际上已经遭遇了您的真命天子,但你自己并不特别清楚。我在陆陆续续写了一部分茶的随笔、散文、论文和小说之后,也曾心有旁骛,但这盏茶恰如魔汤一般迷魂,绕我身心难去。到末了我终于明白,不是我喝了这盏茶,原来是这盏茶将我喝了。”

  关于茶的体会,她说,“茶,并非救世的灵丹妙药,更非狂欢的琼浆玉露;茶是这个纷扰迷茫的世界上,一盏企图慰藉人们心灵的净水。”

  广州日报:您以长篇小说“茶人三部曲”建树于文坛,此部新作《茶语者》中也离不开茶字,可以谈谈您对茶语的认识吗?

  王旭峰:茶语可以理解为茶人在说话,也可以理解为以茶的方式在说话。当我们用轻轻说话的方式来表达爱时,我把它理解为“茶语”。

  王旭峰:说《茶语者》是一部新作,其实并不完全准确,是我从事茶文化工作以后近二十年散落在各家杂志报纸上的作品的集结,大约八十万字中选挑出来的文字。在选择中我偏重于人文随笔的风格,文学性还是很强的。但因为长期从事茶文化教育传播工作,所以也相当重视茶文化的专业知识性。虽然如此,无论文学性还是专业性方面,有时难免还会顾此失彼,敬请方家指教。

  王旭峰:我已经在高校工作八年了,而且从事的完全是茶文化教学工作上。我写的作品,几乎都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准备,在我从事专业文学创作期间就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和思考;另一方面,我近年的一些作品,其实都还是和茶文化有关,不过呈现出来的是舞台剧,文学作品罢了。我以前一直认为文学创作是我的唯一,当了教师才知道这个职业非常适合我。

  王旭峰:有的。我是七七级高考入学的大学生。在此之前,我在一家福利工厂工作整整四年,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正在和残疾人一起上班,是他们首先祝贺了我。是他们送我上的学,我记得很清楚,一个网线袋,里面一只脸盆,一只牙缸杯,一把牙刷,一支牙膏。滴水之恩,涌泉相报。